月份:2019年6月

    别了,我的阿骡

    早晨下班,回到房子我躺在床上休憩,这时手机铃声响了,一看是打曩昔的电话。父亲问我在干嘛,我说没事,父亲了一下说了句:我把骡子卖掉了。我遽然蒙了,一个激灵做起来问父亲怎样了,父亲说,咋们家的骡子卖了。我…

    Read More

    心灵的拐杖

    的手杖
      玄色的外壳,机身宽而稍薄,超大的矩形屏幕,约莫指甲盖大小的按键。
      这是一台手机,一台“白叟机”。此刻的它正被白叟握在手里,毛糙的指腹轻轻磨擦
    着机身,温柔而缠绵。白叟在着甚…

    Read More